住房和城乡建设部| 湖北省人民政府 手机版|无障碍阅读

波音平台

当前位置: 首页娱评正文

《四个春天》 因为慈悲 所以动人

发布时间:2020-03-02 10:16 |  来源:网络整理 |  作者:xin | 点击量:

简介:平和的歌声融在暖意盎然的日常角落,生命的真谛诠释欢聚别离的终极孤独。纪录片固有的控诉性和边缘性,在明亮的心中消弭无形。这是2018年7月,评委会给获得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"

“平和的歌声融在暖意盎然的日常角落,生命的真谛诠释欢聚别离的终极孤独。纪录片固有的控诉性和边缘性,在明亮的心中消弭无形”。这是2018年7月,评委会给获得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奖的《四个春天》的评语,第一次拍电影的陆庆屹开玩笑说自己尚未做好心理准备,就突然成了“纪录片著名导演”。

“45岁北漂大叔用1500元历经4年拍出神作”“《四个春天》,别人爸妈,却填满了自己的心”……诸如此类煽情的标题,让陆庆屹的《四个春天》成为爆款,在被期待了近半年后,影片将于1月2日首映,4日公映,而从2018年12月20日开启路演以来,所到之处均收获一路泪水,普撒一路温暖。

“父母恩千丈,一生把我护荫,有若明灯驱黑暗。”《四个春天》原本是陆庆屹献给父母的影像,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父母融化了每个人的心。陆庆屹表示,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诗意。如果有人被《四个春天》所感染,会拿起相机、手机去更多地记录自己的家庭生活和身处的环境,“哪怕只有一个人,我都觉得很成功了”。

爸妈爱拍照 房子烧了先去看照片

陆庆屹出生在贵州南部一个叫麻尾的小镇,小镇只有一条街道,和一条特别清澈的小溪并行在狭长的山谷里,陆庆屹童年的记忆大多跟青山绿水有关系。

陆庆屹父亲是物理老师,性格温和,会二十来种乐器,还会做一些简单的乐器,像笛子、二胡,80岁时还自己学着在电脑上剪辑视频,他曾经说过,“有你们三个孩子,有那么好的妻子,还有那么多乐器相伴,此生足矣”。妈妈则爱唱山歌,在当地小有名气,而且“天生暴脾气,见不得不平事,眼睛一瞪,路灯都要黯淡几分!争强好胜,不服输,在她眉头下就没有写过困难二字。外公生前逢人就说,这丫头投错胎了,要是个男娃就太好啦!”

父母结婚时家里连口锅都没有,可是每年他们要攒钱拍照片,陆庆屹家里有很多老照片,1998年父母借钱盖了房子,没想到1999年发生火灾,家就这样被烧了,着火时陆庆屹的母亲不在家,第二天回来后,看到家里的狼藉景象,“她愣了十秒,突然就定了神跑到楼上去看照片,照片烧得只剩下五分之一了,”陆庆屹说:“照片对我们家来说非常重要,我爸妈说这是记忆的物证,他们非常留恋时光。”

父母甚至在吃不上饭的情况下也要去拍照留念,全家人经常团坐在一起看照片,这些景象深深印刻在陆庆屹心中,拍照,记录,也成为陆庆屹长大后习以为常的事情,尤其是离开家乡成为“北漂”后,给父母拍照更成为他每次返乡的必做之事。

陆庆屹自小叛逆,用他的话说是“不坏,只是淘气”,“我从小成绩非常好,只要滑落到第二名,妈妈就不高兴,从四年级开始我就开始逆反,会故意考很低的分数。那时候我每天都会去打架,初一的时候,就已经学完了初三的课程,所以老师讲的课不爱听。有一次为了‘抗争’,还把教室的玻璃打碎了。”在十五岁离家之前,妈妈对陆庆屹的告诫就是“第一你不要死,二不要犯罪”。陆庆屹感恩于父母对他们姐弟三人采取了极为开明的教育方式:“对我们的选择没有任何限制,只会给出建议,支持我们,我觉得这也许是很少见的。”

也因此,在陆庆屹给父母拍纪录片时,父母依旧是全力支持,而且因为全家常年有拍照片习惯,所以面对镜头毫不怯场,十足的好“演员”,陆庆屹说:“我爸妈是很温柔且开明的,其实他们也不是配合我什么,而是无所谓的态度。我拍电影对于他们来说,无非就是家里人又多了一个爱好而已。我妈看我太辛苦,很心疼。但是她说:‘反正比拍照片好多了,至少不用眯着一只眼,你看你眼角全都是皱纹了’。我妈是特别爱美的一个人。”

受侯孝贤启发,决定拍摄纪录片

因为哥哥在北京,陆庆屹成为了“北漂”,在北京的30年,他画过画,踢过球,当过编辑、酒吧歌手、平面摄影师等等,诸多行业中,陆庆屹认为自己踢球最有天赋,“比较可惜的是,在那个年代我很难出来,包括我这个身高也很难。足球其实跟艺术很有关系,它释放野性的东西,和艺术释放内心的东西是相通的。”

陆庆屹是性情中人,泪腺的开关很容易就被打开,现在看到父母早年给他写的信,看到“吾儿庆屹”,仍有流泪的冲动。或许也因此, 2013年,陆庆屹在豆瓣上创建了一个名为《回家》的相册,《我妈》《我爸》两篇文章成为爆款,也正是这两篇文章,触发了陆庆屹拍摄电影的神经。

上一篇:文艺片也要有一颗“商业心” 导演更倾向于表达自我   下一篇:流量造假只会透支信誉